九九热

刚踏上船的时候还没察觉,等我们划桨游了好几米之后,才感觉到湖里传来的寒意。

那是一种穿透皮肤的凉,像是我们在冰川里划行一般。

我冷的摸了摸胳膊,口鼻都呼出了白雾气。

身后的徐子宣和刘凯也一样,也冻得瑟瑟发抖。

徐子宣是女生,体寒怕冷,刘凯刚断臂算得上是病号,我想了想后,开始在储存戒指里翻找。

依稀记得灵山宗吴青山的戒指里,有好几套备用的长袍。

我们所待的死水湖,是天狼铸造的世界,荒无人烟,我相信就算穿了他们灵山宗的衣袍,也没人发现。

于是,我果断的把三件白色长袍拿了出来,分别递给了徐子宣,刘凯。

这灵山宗师父级的长袍,穿起来格外的温暖,看似薄如纱,却隐带着保暖的作用。

穿上后顿觉好了很多。

刘凯在船尾忍不住的说道:“我去,怎么这么冷呀?”

徐子宣跟着说道:“这不是普通的冷,这种寒意怎么感觉有点像阴气。”

我的天哪 F罩杯女孩

“晓,你还记得,咱们之前在学校后山孤儿院那次,是不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刘凯烦躁的挠了挠头,哭丧道:“啥意思?我们又要打小鬼啦?”

我回头看了徐子宣一眼,他说的没错,上次在孤儿院,我们被那些小鬼们包围,身上的寒意就和现在一模一样。

可让我疑惑的是,我们在湖水面上,那些阴灵……我脑子里第一时间就闪过了个词。

我倒是没有开口,刘凯已经惊慌的脱口而出:“难道有……水鬼。”

说着,他便慌慌张咋的一只手撑着船沿,一边探头往水下看去。

因为他的动作,导致小木船有些不稳的左右乱晃,在这种深不见底的水面,格外吓人。

徐子宣立马冷声警告:“你给我老实点坐着,信不信我立马踢你下去!”

刘凯虽然害怕,但还是听了徐子宣的话,赶紧把身子坐直,不再吭声。

我坐在船头背对着他们,脑子里水鬼一词始终挥之不去。

我也忍不住的把眼睛往水下漂了。

这湖面的水,看似清澈,却怎么也看不见底。

更别说想看到什么东西了,连鱼虾水草等东西都看不见,像是画里静止的假湖水。

莫约滑行了十分钟的小船,我见前方始终都是浓雾,便回头看了眼,结果却发现背后的岸边早已消失。

取而代之的,也是浓浓的雾气,能见度始终都在几十米远。

因为温度越来越低,寒冷的我们只能不停的靠划桨来活动筋骨。

身后的子宣和刘凯互相交换船桨,一时间大家都懒得说话了。

毫无变化的死水湖场景,让我们有种在原地停留,白费功夫的错觉。

没人讲话,士气也越来越低。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听到床尾的刘凯惊喜的喊道:“快看前面,那是古树吗?”

我连忙定睛看去,果然在前面的浓雾里,隐隐约约矗立着一棵大树。

也懒得再去翻看地图对照了,免得再生失望。

我直接说道:

“对!就是这里!我们终于找到地图上所标记的地方了,大家加把劲儿啊!”

有了目标,大家的信心也就有了,三人划着木船,速度逐渐加快。

目标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们也看清楚了树的面貌。

这棵大树像是凭空从湖水里冲出来的,目测有十五米高的样子。

通体呈黑色,树干扭扭曲曲,枯萎垂落,已经没了一片叶子,看起来毫无生机,甚至还带着诡异的感觉。

根据天狼地图上给出的方向,我们需要绕着大树往左边划行。

等我们划到离大树还有五六米远的时,我才看到它不一样的地方,它的每棵树枝上居然站满了密密麻麻的黑乌鸦。

不过,这些黑乌鸦的身体极瘦,身上的黑羽毛似乎已经不匹配它们单薄的身子,只靠两只皮包骨头的爪子抓在树枝上,也不动弹,也不飞行,也不鸣叫。

徐子宣在我身后,疑惑的说道:“那些乌鸦怎么站在树上,一只只没精打采的?”

我也觉得很奇怪,若不是有几只瘦乌鸦时不时会挪动一下位置,我还真以为它们只是标本。

就在这时候,站在树梢上的一只皮包骨头的瘦小乌鸦,像睡着了般,头朝下的往湖面坠落。

坠落半途中突然惊醒,连忙扑扇着翅膀往上挣扎,但看起来力道极弱,似乎连飞行的力气都没了。

也就在同一时间,平静的湖面上突然窜起了水花,一只灰嗖嗖像鱼般的动物,长大嘴巴露出锋利的尖牙,跳起来,直接把这只乌鸦给吞进了嘴里。

灰色怪鱼吞掉乌鸦后,又钻进水里,瞬间消失不见。

原来,这死湖水里还有活的生物啊……

也就我们往前滑行两米的时间,整个湖面上,突然又窜起了一只又一只的灰色怪鱼。

那些鱼的体型有大有小,有的足有海豚大,有的也就手掌大小,它们都有共同的特点,通体泥巴黑色,嘴巴奇大,满口尖锐的獠牙。

它们像是等待投食,瞬间在古树下聚集,不停的跳出水面,又沉下去。

可能是因为刚刚那条怪鱼,尝到了甜头,越来越多的怪鱼跳出水面。

而古树上的乌鸦害怕的一声不敢吭,我从未见过如此低声下气的乌鸦,连叫都不敢叫,只敢把爪子紧紧扣在树枝上。

刚刚还平静的湖面,此刻却异常的热闹起来,突然的转变让我都有些不太适应。

这些怪鱼越来越多,有几只都开始在我们小船附近跳窜。

慢慢往前划行时,其中一条体型稍小的怪鱼,竟意外的跳到了我们的船上。

鱼虽小,嘴里的利牙,却不消停的四处乱咬。

徐子宣果断的一刀把鱼砍成两截,这鱼没有血水,内脏里像是腐烂了般,呈青黑色,且恶臭无比。

鱼头、鱼尾在船板上依旧不消停,四处乱蹦,最后跳到了刘凯面前。

他满脸嫌弃的用手指提起来,顺手就扔进了湖里。

我连忙大声制止道:“等等,别扔!”

可惜为时已晚,被砍断的小鱼被扔进湖面以后,瞬间引得旁边其它怪鱼的争相扑抢,溅起阵阵水花。

最关键的是,湖面上本来以古树乌鸦为目标的怪物群,都转变成我们这艘小木船。

几乎所有大大小小的怪鱼,都向我们聚拢靠来,看起来成群结队,密密麻麻。

有些距离稍远的大怪鱼,老远就能看到尖尖的鱼翅,在湖面极速滑行。

见情况不对,已经无法补救,我用力的挥动划桨,同时大声喊着:“用力划桨,往前……”

话音未落,就感觉小木船下方,突然被什么东西给重重撞击了下。

小木船猛的往起一翘,连带着水花浇起,我整个人瞬间往后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