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下载app进入

虽说玄奘法师是死囚,关在这死牢里面,可是,若是被其他的人冲进来杀了的话,自己这些狱卒们全都难辞其咎。

因此,听到江流的话语,说是今天晚上会有人强行闯入诛杀他,这个狱卒非常的重视。

找了个由头之后,便转身离开了死牢,去寻找他的兄弟,调兵来防守了。

若是真的有人冲进来的话,非但自己能够自保,还能让兄弟赚一次大大的军功。

当然,即便是假的,没有人冲出来,损失也没什么。

只不过是让兄弟白跑了一趟罢了。

再说了,对于玄奘法师的人品,这个狱卒还是非常的信任的。

找到了自己的兄弟之后,这个狱卒把事情的缘由都讲述了一遍,千夫长的兄弟显然也对玄奘法师的人品很信任。

他既然说了自己有危险,这个千夫长也点了点头,然后,悄悄的调集了一批士兵,化整为零的到了死牢的附近待着。

夕阳西下,黑暗慢慢的笼罩了大地,随着夜色越来越深,这黑夜也越发的变得沉寂了下来。

当时间来到半夜子时,万籁俱静的时候,终于,一行数百人出现了,手中都拿着锄头,镰刀之类的武器,朝着死牢的方向行进而去。

“兄弟,果然来了!”

纯美小妞的清闲时刻

换防之后,原本的狱卒已经离开了死牢,但心中记挂着事情,所以他并没有走远,而是和自己的兄弟隐藏在暗中,等了这么久,终于看到有歹徒袭击死牢了,这个狱卒精神一震。

“奇怪了!”看着这些人朝着死牢发动了冲击,躲藏在暗中的千夫长眉头微微皱起。

看这些所谓的歹徒的模样,都是百姓啊,再看手中那些锄头和镰刀之类的武器,这完全就像是一群乌合之众嘛。

这样的队伍,却对死牢发起冲击,想要袭击死牢,诛杀玄奘法师吗?

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怪异啊。

“大人,我们这,要动手吗?”千夫长没有命令下来,旁边几个百夫长看了看这些百姓们所组成的队伍,低声问道。

“不急,先看看再说吧!”千夫长微微摇头说道。

觉得这些乌合之众对死牢发动袭击的可能性不大,所以,还是先按兵不动,弄清楚了他们的目的再说。

“诸位,成败就在此一举了!”率领着数百个热血之人,为首的男子低声的说道。

以为孙悟空他们不肯一起来,以至于士气大跌,好说歹说的,终于把这些人给稳定下来了。

现在的自己,只能用这些人来冲击死牢了。

不过好在有国师暗中相助自己,这些新换防的狱卒们,其实都得到了国师的指示,所以,到时候的抵抗并不会太强烈。

不管了,先冲进地牢之中,把玄奘法师救出来再说吧,至于别的事情,稍后再议。

“前面就是死牢了!”这数百个人,直接来到了地牢口处,旋即,一个男子说道。

“好,诸位,我们不要恋战,要速战速决,赶紧冲进去,把玄奘法师救出来才是正理,大家随我冲啊!”

到了地头了,为首的男子开口,给大家鼓气的说道。

话音落下之后,这数百个人一起嗷嗷叫的朝着死牢扑了过去。

随着这边数百个人集体朝着死牢发动了冲击,自然,许多的狱卒也反应很快,出来抵挡了。

一时间,双方混战在一起。

或许是因为这些百姓们的确是占据了人数上的优势,亦或者是这些狱卒们的确只是做做样子的抵挡罢了。

双方的混战才刚刚接触没有多久,很快,那些狱卒们就完全抵挡不住这些人的冲势了,节节败退。

“冲啊!”

虽说这些百姓们是乌合之众,但是,情况就是这样,当自己这边占据了上风之后,即便是乌合之众,也一个个士气大振,直接朝着死牢里面冲了进去了。

“大哥,你看出什么来没有?”数以百计的士兵隐藏于暗中,通风报信的狱卒低声的对旁边的千夫长问道。

“嗯,这些狱卒们,都在放水!”到底是战场上的千夫长出身,战斗的局面还是能够看得懂的,闻言,点了点头说道。

狱卒故意在放水?所以说?这些狱卒们受人指使,是要特意让这些百姓冲进去的了?

看来,是朝廷中有人想要玄奘法师的性命吧?

略作思索,这个千夫长的反应倒是非常的迅速,大手一挥,道:“大家和我一起动手救援!”

是的,这些发起冲击的人,都是百姓,并非歹徒,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在没有弄清楚他们的目的之前,这个千夫长不会急着动手。

可是现在,这些百姓们都已经动手了,都已经朝着死牢发动了冲击了,甚至可以说是已经冲进了死牢当中去了,自己当然是不能再袖手旁观了。

随着这个千夫长的话落,自然,隐藏于暗中的这些士兵们全都冲了出来。

虽说人数方面,这些士兵们并不占据什么优势,但是,在武器装备,战斗机巧,合击阵法各方面,却完全不是这些乌合之众能够相比的。

所以,花费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之后,这些朝着死牢发动冲击的百姓,全部都被活捉了。

“说!”

将这些百姓们都抓住了之后,千夫长面露凶狠之色,朝着这些百姓们喝道:“你们是受谁的指示,前来袭击玄奘法师的!?”

这些百姓们被活捉了,一个个面如死灰。

只是,听到这个千夫长的话语,不少人都面面相觑。

“这位将军,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们可不是为了来杀玄奘法师的!”

“不错不错,玄奘法师舍己救人,救下了无数个孩子的性命,如此得道高僧,我们怎会害他性命呢?”

“是啊,我们之所以冲击死牢,目的是为了把玄奘法师救出去的啊!”

……

这些被抓起来的百姓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异口同声,说自己来的目的并非是为了杀害玄奘法师,而是为了救人来的。

“啊?他们都是为了来救玄奘法师的!?”听这些百姓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话,千夫长的脸上带着愕然的神色。

说实话,对于这些百姓们的话语,其实千夫长的心中,是有四五分的相信的。

毕竟,若是为了杀人的话,怎会派这些乌合之众前来呢?这些百姓也没有要诛杀玄奘法师的动机啊。

最近玄奘法师在百姓们心中的威望,这个千夫长还是知道的。

于情于理来看,这些乌合之众的百姓们联合起来,冲击死牢,似乎,他们前来救人的可能性,的确是最大的。

“这个,玄奘法师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转过头来,这个千夫长的目光看向报信的狱卒。

“不可能啊!”狱卒的脸上也带着诧异的神色,嘴里低声的呢喃着。

从局面上来看,这些百姓们是为了杀人而来,还是为了救人而言?

其实,狱卒也更相信后者。

但是,玄奘法师的话,狱卒也更加相信啊!

所以,沉吟了片刻,两件事情发生了冲突之后,狱卒开口道:“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亲自问一问玄奘法师才好!”

“嗯,的确如此!我们先进去看看玄奘法师吧!你们几个也一起过来!”

千夫长想了想,也觉得有理,带上了几个看起来比较有威信的人一起,进入了死牢之中了。

……

江流盘膝而坐,原本是在修炼青莲道经的,只是,在这三更半夜的时候,听着外面混乱的声音,还有喊打喊杀的声音,江流的心中也暗自的沉重了起来。

看来,是要救自己的人,已经动手了吗?

“唉……”

想到这混战之中,难免有人伤亡,江流的心中暗自的叹了一口气。

那些人毕竟是为了救自己而来,可是,若是出现了伤亡的话,自己的心中有些过意不去啊。

很快,外面混乱的声音平息了下来,然后,一个身穿甲胄的将军,带着今日白天和自己说话的狱卒,还有几个人,一起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玄奘法师有礼了!”身穿甲胄,兵刃上还染着血迹,这个千夫长开口对江流说道。

“这位将军有礼了!”江流起身,双掌合十的还了一礼。

说话间,看了看对方手中染血的兵刃,脸色露出了不忍之色,道:“请问,伤亡如何了?”

眼见江流面上带着不忍的神色,而且第一句话是询问伤亡的情况,千夫长的心中暗自的敬佩。

“玄奘法师,果然是圣僧啊!你们助纣为虐,要谋害圣僧的性命,就不怕晚上睡不着觉吗?”

旁边的几个百姓,自然心中更加感激,只觉得自己如此冒险的来救人,是值得的,同时,嘴里毫不客气的冲着千夫长他们喊道。

被这些百姓们咒骂,千夫长他们倒是没有生气,相反还低着头,一副尴尬的神色。

“圣僧放心,这些人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所以,打败他们并不难,只有伤,没有亡……”千夫长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对江流说道。

“有伤吗?阿弥陀佛,既然有伤,贫僧自然要好好的替大家恢复一二!”

江流开口,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

说话间,手掌一抬,治愈圣手的技能发动了。

治愈圣手的治疗笼罩范围,是半径一千米范围内,自然,这个笼罩范围足以把死牢周围所有的人都纳入治愈圣手的作用范围之内。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

圣物从天而降,直接砸穿了地牢的天花板落下来,插在地上。

无形的波动弥漫开来,所有受伤的人,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在迅速的恢复。

“多谢圣僧!多谢圣僧啊!”

得知了这治疗的神通手段是江流释放的,一时间,江流的威望,再度水涨船高。